论电竞在游戏产业发展中的作用

高速增长的背后,是社会对游戏所代言的创造力、突破力与亲和力的需求。游戏丰富人们的业余生活、拓展人们的智力等正向功能已渐渐被社会所接受。然而,人们沉浸虚拟世界所客观导致的耗时成瘾、过度消费,也似乎成为游戏产业盖不住的“阿喀琉斯之踵”,关注游戏对未成年人的影响、控制版号、总量调控是当下政府和业界共同关注的话题。

数据来源:Newzoo《2019全球电子竞技市场报告》,企鹅智库

数据来源:艾瑞咨询《2018年中国电子竞技行业研究报告》

上世纪90年代,“韩流”席卷全球,除了为人所称道的韩剧、电影、综艺、偶像文化之外,韩国电竞游戏输出更为强劲。作为亚洲电竞起步最早的国家,韩国在97年亚洲金融危机过后就把电竞和文化产业发展一起,列为文化输出战略之一。2000年,韩国创办了第一个全球范围内的电子竞技赛事WCG(World Cyber Games),同时,韩国成立了配套的电子竞技职业联赛与转播媒体以专门服务于其举办的电子竞技赛事。同年,韩国职业电子竞技协会(Ke SPA)成立,这是全球第一个由官方批准成立的职业电子竞技协会。世界领先以及宽松的网络通信环境、KeSPA对成熟电竞体系的促进等因素,使得电竞游戏产业一度成为在与汽车、钢铁并列的韩国三大支柱产业。2008年金融危机,韩国的汽车、钢铁产业遭受重创,电竞游戏则几乎没有受到影响,现如今,韩国电竞游戏产业每年产值近40亿美元,电竞早已超越“韩流”成为韩国文化输出的符号。

论电竞在游戏产业发展中的作用

电竞正能量引导游戏产业良性发展

电子竞技是文化一带一路交流的纽带

数据来源: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GPC)& CNG中新游戏研究(伽马数据)

电子竞技的出现加速了电子游戏产业的进化,革新了大众对游戏产业的认知,让游戏登上了大雅之堂,游戏的弊病如耗时成瘾、烧钱落贫等负面形象一直为大众诟病,而电子竞技恰恰能够规避这些弊端,引导游戏产业正向发展。

在中国,电竞也在逐渐成为文化输出的重要载体。以《王者荣耀》为例,其将中国历史人物、神话故事、优美诗词、华丽服饰、昆曲、皮影等文化元素与游戏进行了深度结合,伴随着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以及众多第三方电竞赛事的迅猛发展,越来越多不同文化背景的玩家在游戏竞技的过程中潜移默化的被游戏背后的传统文化所浸润着,逐渐领略到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2019年度中国游戏产业年会上,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冯士新在发言中特别提到,“要更好地发挥网络游戏天然落地优势,深入开拓海外市场,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华文化”,当下,传统游戏产业正在通过电子竞技的带动走出国门,成为文化一带一路交流的重要纽带。

中国游戏产业在此间扮演的角色也愈发重要。2018年全球互联网用户数突破了40亿大关,中国网民占比超20%,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统计,截至2019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8.54亿人,而其中游戏用户达6.26亿,占比73%。

游戏是人类的天性,席勒在《审美教育书简》中提到,“只有当人充分是人的时候,他才游戏;只有当人游戏的时候,他才完全是人”。电子游戏是随着电子信息产业发展衍生的文化产业新业态,是后者蓬勃演进的缩影。从70年代发端,全球电子游戏市场用了30余年时间在2007年达到了350亿美元的体量,后来的十余年伴随着技术手段和平台的加速迭代,迅速扩张到了1000亿美元,Newzoo发布报告称预计2019年全球游戏市场将产生1521亿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长9.6%。

早在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就已将电子竞技正式确立为第99号体育项目;2008年,国家体育总局又将电子竞技改批为第78号正式体育竞赛项。2017年,国际奥委会第六届峰会经过激烈讨论,最终发表官方声明,承认“电子竞技是一项体育运动”,让电竞入奥由此可期,这与之前十数年里奥委会坚定地漠视和拒绝相比,毫无疑问是政策转向的巨大风向标。2018年,电子竞技正式作为雅加达亚运会的表演项目之一。

数据来源: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GPC)& CNG中新游戏研究(伽马数据)

电竞产业是结合游戏、体育、直播等众多产业发展起来的,其自身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条,从上游的游戏IP、中游的战队运营、选手经纪、电竞直播到下游电竞赛事的泛娱乐化布局都极具商业价值。根据艾瑞咨询统计,由围绕赛事产生的赞助、版权、门票、俱乐部收入、选手收入等电竞核心市场与直播平台、电竞场馆及其配套商圈收入、主播与解说等电竞衍生市场组成的国内电子竞技生态市场,将在2019年达到138亿人民币市场规模,同比增长38.8%,高于全球增速。

论电竞在游戏产业发展中的作用

论电竞在游戏产业发展中的作用

在海量游戏人口的支撑下,中国游戏市场在2014年突破千亿规模,并在之后的3年间完成了过去8-10年实现的千亿增幅。从2015年开始,中国就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游戏市场规模最大的国家。伽马数据发布报告称,2019年上半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163.1亿元,同比增长10.8%,预计2019年全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将超2,300亿元。

传统体育经济与互联网产业触角的共同延伸,加速了电竞产业的发展成长。全球范围内,越来越多商业化程度极高的传统体育俱乐部,开始将电子游戏比赛视作一种具备各类竞技要素的运动。NBA费城76人队与勇士队收购了电竞战队,火箭队成立了电竞部门,2018年英超曼城队也成为进军中国电竞产业的第一家英超俱乐部。

论电竞在游戏产业发展中的作用

电子竞技作为新的文化业态,不受语言、意识形态的制约,同时被身为文化传播主力的年轻群体广泛接受,更有赛会制样态的集约性,将主办者身后的文化语境深刻传递,成为文化传播的重要媒介。

以上这些,实际上也反映了人们对于电子竞技崭新的认识——“出于游戏,高于游戏”,从电竞产业发展态势上来看,也佐证了这一点。

电竞产业迎来黄金时代

首先,电竞通过竞赛制定规则,去纠偏不良的游戏行为。通过公开、公平、公正的比赛,参与者通过团队协作、个人技术、游戏智慧等参与一场场虚拟竞技比赛,让借助“氪金”而来“皮肤”、“道具”统统失效,竞技的结果真正体现玩家的技艺水平,使过度消费没了可能。从这个角度来看,电竞的门槛是极低的,它让大家拥有在轻松的环境下公平参与一场场虚拟竞技的机会,发挥互联网行业长尾效应。

其次,竞技呼唤的是超越自我的体育精神,是精诚协作的团队价值,电竞参与者在赛场上所展现的游戏技艺、游戏智商、身体和思维素质绝非依托于长期的“肝”或者说成迷、成瘾。相反,电子竞技建立在刻苦训练和对游戏乃至竞技的深刻理解上,电竞赛事设计都有时间考量,参与其中的价值并非沉溺于游戏而是驾驭游戏,在此基础上的获得个人、团队乃至国家的荣誉,远比游戏带来的虚拟快感更加重要。

数据来源:2019英雄联盟中国电竞白皮书

作为当代新兴的竞技项目,电子竞技在许多方面都与奥林匹克精神不谋而合。一方面,电竞运动的选手在游戏过程中追求的是自身技术的提高和游戏实力得到认可,因此,玩家往往会高强度的进行游戏RANK训练,从而突破自我上限,达到一个更高的游戏水准。另一方面,电竞依托的是网络虚拟世界,能够实现绝对的数值公平化,每一局游戏都是一个全新的起跑线。这种突破自我极限的诛求和公平性原则,成为了电竞运动能够逐渐被社会和公众认可的理论基础。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绝地求生:Liquid夺冠概率超50% 大胡子被奶到拉闸
  • RNG全员锅化?小虎开团拿下MVP 姿态为小狗抱不平
  • S9全球总决赛RNG正选替补带谁 UZI的伤病或决定名额
  • 世界赛还没打完 网曝众多IG和RNG战队选手转会消息
  • 宝蓝终于回归IG首发位置 硬仗在即他能否将队员激活
  • 世界赛IG究竟带谁去?宁王女友表示Ning一定会去S9
  • Condi退役后LGD队伍人员再变动:野王Eimy重回LGD
  • 洲际赛首日不敌LCK 未亮相的IG或已成为LPL最后期待
  • 《APEX英雄》第二赛季预告片出炉:战场岛屿怪物出没
  • 虎牙直播UZI视频标题引争议 还甩锅称是UZI自己设置
  • 网站地图
    体育投注站